黔東南法院婚姻家庭糾紛案審理現狀及對策
編輯:常玥玥    作者:尹貴賢   來源:法制生活報   發布時間:2018-02-02

  婚姻是家庭的基礎,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婚姻家庭關系是社會關系的縮影。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社會的不斷進步,婚姻家庭關系日益復雜,近年來,因婚姻家庭糾紛引起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等惡性案件時有發生,嚴重影響了社會的和諧穩定,法官因此在審理這類案件過程中面臨很大的壓力。為妥善處理婚姻家庭糾紛,維護安定的社會和諧環境,黔東南州中級法院專門對全州兩級法院婚姻家庭糾紛審判工作情況進行了調研,總結了婚姻家庭案件審理的特點、做法、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一、全州法院婚姻家庭糾紛收結案情況 

  

  2016年:婚姻家庭糾紛民事收結案:2016年1—12月,全州法院婚姻家庭糾紛收案6235件,結案6023件,結案率96.59%(其中調解:2627件,調解結案率:43.73%;準予撤訴:1039件,準予撤訴率:17.29%)。婚姻家庭糾紛執行收結案:婚姻家庭糾紛執行收案362件,結案205件,結案率56.63%。

  

  2017年1—12月:婚姻家庭糾紛民事收結案:全州法院共收6625件,同比上升6.26%,結案6589件,結案率99.46%(其中調解:3141件,經調解撤訴1175件,調撤率為65.5%。

  

  二、93311主要做法 

  

  為貫徹落實《關于做好婚姻家庭糾紛預防化解工作的意見》,構建和諧社會,黔東南州兩級法院不斷充實加強處理婚姻家庭糾紛力量,選配經驗豐富、認真負責的優秀法官及法官助理、書記員組成婚姻家庭糾紛處理團隊,新老結合,改革婚姻家庭審判方式,成立家事審判法庭,建立9個婚姻家庭糾紛機制,設立3個專門化解法庭,貫穿調解1條主線,確立1案1回訪制度。

  

  建立9個機制

  

  一是訴前調解機制。全州法院根據工作需要已成立訴前調解組或訴訟服務團隊,專人負責訴前調解工作,主要由經驗豐富的老法官組成。

  

  二是多元化解機制。極積加強與縣婦聯、社區、學校基層調解組織對接,建立健全家暴預防懲治、司法救助、社會幫扶等配套措施,同時加強與公安、檢察等機關的協調配合,反對家庭暴力。邀請德高望重的寨佬、退居二線的老干部等參與調解,邀請人民法院的監督員、調解員、陪審員等參與調解,構建了一個聯動全履蓋的調解體系。

  

  三是人民陪審機制。充分發揮人民陪審員天然的本土優勢,及時了解通報村寨、社區婚姻家庭矛盾糾紛信息,及時反饋矛盾糾紛情況,為預防和化解矛盾糾紛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四是保護弱勢群體機制。為婦女、兒童、老弱、病殘等弱勢群體開通立案綠色通道,對弱勢群體提供“一站式”服務。對行動不便的殘疾人、孤寡老人,法院干警在接到求助電話后,上門立案。出臺《弱勢群體法律救助工作指南》、《特困群體困難救助辦法》等規定,對弱勢群體積極開展司法救助工作,按照法定程序依法為弱勢群體當事人減、緩、免訴訟費,確保當事人打得起官司。

  

  五是建立家事審判緩沖機制。建立家事審判緩沖機制,避免家庭矛盾的擴大化。也就是對家事糾紛不急于下判,而是給予當事人一定的矛盾心理緩沖期,冷處理,以期待當事人能理性對待家庭矛盾,和平化解糾紛。

  

  六是財產申報機制。要求婚姻家庭糾紛當事人如實申報財產,對在舉證期限屆滿前不申報或者申報不實的當事人,酌情少分財產、多擔債務。

  

  七是當事人親自出庭機制。嚴格執行法律法規,要求下列當事人必須到庭應訴,一是負有贍養、撫育、扶養義務的當事人;二是不到庭就無法查清案情的被告;三是給國家、集體或他人造成損害的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如其必須到庭,經兩次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也可以適用拘傳。

  

  八是人身保護令機制。“保護令”是申請人的“護身符”。“保護令”是被申請人的“緊箍咒”。“人身保護裁定書”送達被申請人時即生效,表明受害人從此就是人民法院依法明確保護的對象,這種保護是以法制強制力為后盾的“特別保護”。“保護令”開辟了國家公權力介入家庭暴力防治的新途徑。

  

  九是風險評估機制。案件開庭審理前進行訴訟風險評估,對每一個風險點都作好應急預案,作好應對之策。對于不同意離婚,有自殘、自殺、兇殺等傾向的離婚案件,加強對雙方當事人的說服、化解工作,將案件緩辦或動員原告撤訴,積極聯系村委會、社區居委會、婦聯等單位對有心理疾病的當事人進行心理疏導。如必須開庭審理的,開庭前先安檢,并申請法警出庭維護庭審秩序和安全。

  

  設立3個法庭

  

  一是設立巡回法庭。為方便群眾訴訟、縮短訴訟周期、減輕群眾訴訟負擔,全州法院加大巡回辦案送法上門力度,努力把矛盾糾紛化解在當地、解決在基層。特別是“車載流動法庭”廣覆蓋、寬服務、機動快捷的功能,從“坐堂辦案”向“上門辦案”轉變,深入偏僻農村山區大力開展巡回辦案工作,給大山里的當事人提供了方便、快捷的訴訟服務。

  

  二是組建民歌法庭。以榕江縣法院為代表的民歌法庭,創新了黔東南法院家事審判新方法。全州法院緊密結合當地少數民族愛唱山歌的風俗習慣,創新司法審判矛盾糾紛解決形式,聘請當地有威望的“寨老”和“歌王”擔任“民歌調解員”,用“唱山歌”的方式化解矛盾,調解糾紛,創建了具有民族特色的“民歌法庭”。庭審現場,民歌調解員與法官、人民陪審員把握案件進度,即興“引吭高歌”,在催人淚下的勸歌聲中,家事雙方當事人感染至淚,最后雙方諒解,握手言和。

  

  三是推行社會法庭。以榕江縣本里村為代表的社會法庭,是按照黨委領導、政府支持、司法推動、社會參與的原則,選舉在鄉村德高望重、熱心公益、有較強解決糾紛能力的群眾擔任社會法官,依據鄉規民約、道德倫理、人情大義、傳統習俗等,通過自主、自治協商調處民間糾紛的社會組織調解離婚、撫養、贍養等家事糾紛。

  

  三點一線一回訪

  

  針對婚姻家庭類案件的特點、難點,全州法院從源頭入手,從細處著力,堅持情、理、法“三個點”充分并用,將調解工作“一條線”貫穿始終,多管齊下,妥善化解矛盾糾紛。

  

  一是以“情”為“切入點”。為確保當事人能夠冷靜處理,法院在審理過程中積極邀請婦聯、村委及當事人親友旁聽,法官從愛情、親情、友情等不同角度出發,側重在人情、道德、社會倫理等多方面耐心做好思想開導,以情感打動雙方當事人,抓住矛盾根源,巧妙化解糾紛。

  

  二是以“理”為“突破點”。苗鄉侗寨民風淳樸,老百姓往往法律意識較為淡薄,但具有樸素的價值觀、是非觀。針對當事人情緒激動、矛盾激化、雙方僵持不下的部分案件,審理法官在庭前庭后以拉家常的方式,把生活中的一些簡單、樸素的道理講深、講透、講具體,幫助當事人平復情緒,從而找到案件突破口,解開心底疙瘩,和諧解決矛盾糾紛。

  

  三是以“法”為“落腳點”。在審理過程中嚴格把握法律標準,耐心向當事人講解相關法律規定,告知其享有的權利以及應當承擔的義務。依法保護和適當照顧女方、老人、未成年子女以及病、殘等困難一方當事人合法權益。對拒不履行給付贍養費、扶養費、撫養費的“三養”類執行案件,加大執行力度,輔之以回訪幫扶、司法救助等,保障當事人的生產生活。

  

  四是貫穿調解“一條線”。堅持以調解優先的工作思路,拓寬調解渠道,采取多元化調解模式,從立案、庭前、庭審、宣判四個環節加大調解力度,把調解工作貫穿于整個訴訟過程。充分運用親情引導、判例教育等方法辨明道理,引導當事人理性處理家庭糾紛,努力化解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矛盾,及時挽救有和好希望的家庭。 

  

  三、存在的困難和問題 

  

  在審理婚姻家庭糾紛案件中,全州法院通過積極的努力和采取不同的審理方式,在工作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由于黔東南州是少數民族聚集地區,多數群眾文化素質不高,法律意識淡薄,部分當事人采取對抗回避或不出庭應訴成為常事,加上山高路遠,交通不便,因此,在婚姻家庭糾紛預防化解工作中存在諸多的困難和問題。

  

  一是當事人的文化水平較低,法律意識比較薄弱,在審理和調解過程中,不注重事實和證據,不遵守法庭紀律,以邀請眾多親友來參與調解或開庭為要挾,特別是宣判過程中,很容易發生矛盾、沖突。

  

  二是在審理案件中,他們采取故意回避或不愿意出庭應訴成為常事,不愿意配合法庭的調查和審理,造成法庭難以查清案件事實,若判決離婚公告送達后,缺席判決當事人返回原籍因婚姻家庭的變故難以接受引發極端事件。

  

  三是婚姻家庭案件增幅較大,由于員額法官人數少,人少事多突出。

  

  四是當事人舉證意識不強。如在財產繼承或分割上,當事人舉證意識不強或難以舉證,在調解或庭審中爭執不休,造成家庭財產及債務難以查實。

  

  五是法官、當事人人身安全難以保障。由于家事矛盾復雜,有暴力傾向、易沖動的當事人為多數,特別是當事人對離婚非常抵觸,導致另一方當事人在案件審理期間的人身財產安全難以得到保障,同時,辦案法官的人身財產安全也難以得到保障,存在著安全隱患。 

  

  四、對策 

  

  婚姻家庭糾紛無小事,全州兩級法院對婚姻家庭糾紛審理歷來都是高度重視。針對存在的現實困難和問題,將采取如下對策。

  

  一是加大巡回審判及法律宣傳的力度。農村婚姻家庭矛盾糾紛的產生大多因為不懂法、不知法、不守法,違背了法律的規范。在巡回審判的同時宣傳好《婚姻法》、《繼承法》、《反家庭暴力法》、《婦女權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法規,力求達到通過審理一案,教育一片,維護一方和諧穩定的社會效果。

  

  二是建立多元化解決矛盾糾紛及聯動工作機制,充分發揮聯動機制作用。搞好糾紛的預測和防范,及時調處化解家庭矛盾糾紛,調早、調小、預防苗頭性問題發生。對于已經發生的婚姻糾紛,要區別不同類型,聯動民政、婦聯基層組織等部門進行調處。在調處中注重做好當事人的思想工作,解開當事人的思想疙瘩,以維護當地的社會穩定。

  

  三是建立公告送達并缺席判決當事人返回原籍后的溝通疏導機制。對涉及外出人員的離婚案件,必須缺席判決的,要在判決之前征求外出人員原籍社會基層組織的意見,力求做到案件處理的法律效果、社會效果和政治效果的統一,防止一方當事人借另一方當事人未實際參加訴訟而達到不正當的目的;對缺席判決的案件,要將缺席判決的情況通報給外出人員原籍的社會基層組織,以便外出人員返回后其所在基層組織根據情況及時與其溝通,做好疏導工作;對外出人員返回后有極端行為苗頭的,要及時依靠當地綜治機構或者社會矛盾糾紛調處中心做好防控工作,防止外出人員返回后因婚姻家庭的變故難以接受引發極端事件。

  

  四是加強法官調解技能、專業知識培訓,提高綜合素質,增強服務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發揚敢于擔當的精神,提高工作責任心,杜絕在審理案件過程中疏忽大意導致的重復工作和激化矛盾。

  

  五是建立基層組織調解前置程序,充分運用民歌法庭、社會法庭調解等方式化解矛盾。建立訴前基層組織調解前置,在當事人最信任的村委會先行對矛盾糾紛進行調解,以此減化糾紛,緩沖矛盾。

  

  總之,全州兩級法院將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不斷調整預防、化解對策,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美麗和諧黔東南建設作出應有的貢獻。(尹貴賢 作者系黔東南州中級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


(編輯:常玥玥)

捕鱼来了一月赚上万
澳门21点规则 信汇在线黑钱吗 棋牌游戏送现金20元 彩友网6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山东时时导航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篮球总分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现场开直播 澳贝娱乐平台多久了 cp55彩票app下载 网上打三公有什么技巧 极速赛车软件免费 百人炸金花体现 新强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我爱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