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仍有名譽權
編輯:王月月    作者:李微   來源:正義網   發布時間:2016-09-02
  8月15日,“狼牙山五壯士”名譽侵權案終審判決,認定被告行為侵權.人去世了,名譽權還在。

  專家觀點

  ◇依照相關司法解釋,逝者名譽權受到保護。

  ◇死者家屬因死者名譽權受到侵害要求賠償的,侵權人應該賠償侵權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

  ◇英雄事跡存在與否的討論,主要看探討的角度,如果是追問英雄事跡的細節,一般不會侵犯逝者名譽權;如果是出于追求真相的目的,不是憑空捏造,而是使用相應的史料進行討論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在討論這些細節時,故意貶損英雄名譽,仍然會侵犯烈士的名譽權。

  2016年8月15日,“狼牙山五壯士”名譽侵權案塵埃落定。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對狼牙山五壯士后人訴《炎黃春秋》前執行主編洪振快侵權案作出終審判決,駁回洪振快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7月15日,革命烈士邱少云胞弟邱少華訴孫杰(微博賬號“作業本”)、加多寶(中國)飲料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權糾紛案在北京市大興區法院開庭審理。

  此前,還有2013年電視劇《尋路》引發譚梓生名譽侵權糾紛案、2009年烈士湯慕禹后人狀告《人間正道是滄桑》案等等。此類案件頻發,引發了社會的強烈關注。那么,人去世之后,還擁有和生者一樣的名譽權嗎?筆者采訪了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王衛國、北京聯合大學法學院教授常敏。

  逝者有名譽權嗎

  在“狼牙山五壯士”名譽侵權案中,法院判令洪振快立即停止對葛振林、宋學義等“狼牙山五壯士”民族英雄的名譽和榮譽的侵害,并公開發布賠禮道歉公告。引發這個案件的是一則微博。2013年8月,廣東警方以張姓網友所發涉“狼牙山五壯士”的微博造成了不良社會影響為由,將其行政拘留7天。2013年9月,《炎黃春秋》時任執行主編洪振快發表文章《小學課本“狼牙山五壯士”有多處不實》,質疑警方判定張姓網友微博內容為謠言的依據,并稱警方此舉“開了一個談論歷史有可能獲罪被抓的先河”。隨后,洪振快還撰寫《“狼牙山五壯士”的細節分歧》一文,發表在2013年11期《炎黃春秋》上,質疑“狼牙山五壯士”事跡的真實性。2015年8月,狼牙山五壯士”葛振林的兒子葛長生、宋學義的兒子宋福保分別向西城區法院提起名譽權侵權訴訟,被告皆為洪振快。

  對此,王衛國表示,“對于逝者的名譽權問題,2001年出臺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公民死亡后,其名譽權應受法律保護;死者名譽權受侵害的,其近親屬有權向法院起訴。”常敏說:“按照傳統的民法理論,自然人的權利能力始于出生,終于死亡,自然人死亡以后就不再具有民事主體資格,不享有民事權利,當然也就談不上有名譽權。但近現代以來,人們逐漸認識到,對逝者人格的侵害,實際上是對其仍在世的配偶、父母、子女和其他近親屬精神利益和人格尊嚴的直接侵害,同樣屬于侵權,其損害后果表現為使逝者近親屬蒙受感情創傷、精神痛苦或者人格貶損。依照相關司法解釋,逝者名譽權受到保護,烈士當然也包括在內。”

  網絡自媒體也不得侵犯逝者名譽權

  隨著網絡的發達,人們的聯系越發緊密,博客、微信、微博等自媒體的興起讓各種信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其中不乏侮辱逝者的文章在網絡上流傳。2014年,逝世導演謝晉名譽侵權案入選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典型案例,其案情就是由于原告在網絡上大量散播侮辱死者的言論。

  2008年10月18日,著名導演謝晉心源性猝死,逝世于酒店客房內。宋祖德、劉信達分別通過其博客上傳多篇文章,包含謝晉在海外育有一個私生子等內容。多家媒體記者紛紛通過電話采訪了宋祖德,某報社記者還通過電話采訪了劉信達。2009年,謝晉的遺孀徐大雯以宋祖德、劉信達侵害謝晉名譽為由起訴,請求停止侵害、撤銷博客文章、在相關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10萬元和精神損害撫慰金40萬元。

  2009年底,上海市靜安區法院一審判決宋祖德、劉信達停止侵害、在多家平面和網絡媒體醒目位置刊登向徐大雯公開賠禮道歉的聲明,消除影響;并賠償徐大雯經濟損失8.99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人民幣20萬元。宋祖德、劉信達不服上訴,2010年2月,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二審判決,維持原判,駁回上訴。

  常敏表示,網絡自媒體的特點是信息傳播快,其造成的負面影響更難消除。這意味著網絡自媒體侵犯名譽權的后果往往更為嚴重,在判決侵權的賠償金額時也會相應提高。謝晉名譽侵權案表明,在公開博客這樣的自媒體中表達,與通過廣播、電視、報刊等方式表達一樣,都應當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權益。博客開設者應當對博客內容承擔法律責任。名譽侵權的兩種主要形式是侮辱和誹謗。因此,此類侵權案的判決也多為判令停止對去逝者名譽和榮譽的侵害,要求被告賠禮道歉,賠償損失。“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可以書面或者口頭方式進行,內容須事先經法院審查。恢復名譽、消除影響的范圍,一般應與侵權所造成的不良影響的范圍相當。”常敏說,死者家屬因死者名譽權受到侵害要求賠償的,侵權人應該賠償侵權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公民一并提出精神損害賠償要求的,法院可以根據侵權人的過錯程度、侵權行為的具體情節、給受害人造成精神損害的后果等情況酌定。在多起烈士名譽侵權案中,原告都提起了精神損害賠償。

  不貶損烈士的討論不構成侵權

  侮辱、誹謗烈士構成侵權,那么,討論烈士事跡的真實性和細節是否構成侵權呢?在“狼牙山五壯士”名譽侵權案中,法院認為被告通過強調與主要事實無關或者關聯不大的細節,引導讀者對“狼牙山五壯士”這一英雄人物群體及其事跡產生質疑,從而否定主要史實的真實性,進而降低他們的英勇形象和精神價值。因此,被告的行為是一種侵害他人名譽、榮譽的加害行為。法院最終判決被告洪振快立即停止侵害葛振林、宋學義名譽、榮譽的行為。

  “英雄事跡存在與否的討論,主要看探討的角度,包括追問英雄事跡的細節,一般不會侵犯死者名譽權。如果是出于追求真相的目的,不是憑空捏造,而是使用相應的史料進行討論都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在討論這些細節時,故意貶損英雄名譽,仍然會侵犯烈士的名譽權。”常敏表示。

  對于如何理性看待烈士越來越多的研究和討論,常敏認為:“我們的傳統文化認為‘逝者為大’,在討論烈士的時候更應該以事實為依據,以還原歷史本來面貌為追求,客觀、公正地討論,而不能捏造并散布某些虛假的事實,破壞烈士名譽。這已不僅僅是維護先烈及其親屬的合法權益的問題,更承擔了為共和國先烈正名及捍衛社會道德底線的社會責任。”
捕鱼来了一月赚上万
云南快乐十分拖胆投注表 幸运飞艇计划员 任五最大遗漏陕西快乐十分 王中王全年开奖码 赛车平台怎么开户 广东麻将技巧 北京时时仪骗局 311211黄大仙高手论坛一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 河北时时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3438鉄算盘资料王中王五肖图 彩票开奖信息最新公告 新疆时时大奖 广西快乐十分计划在线 浙江快乐12选五下载 重庆时时能做假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