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系列案件看保證擔保
編輯:吳玲    作者:陳應琨   來源:法制生活網   發布時間:2016-10-20

  保證是特別擔保的形式之一,擔保法及最高院的司法解釋都對審判實踐中有關保證合同成立、效力等進行了規范。然在審判實踐中,仍出現了一些特殊現象,涉及到保證合同的成立與否、合同效力等問題。承辦法官對此認識不統一,判決也不徑相同,出現了同案不同判的情形。本文筆者根據一列案件中第三人提供的保證擔保,試著從保證合同的成立與否、合同的效力等方面入手,談談自己膚淺的認識,欲為廣大同仁達成共識和統一裁判標準、引導和規范經濟參與者的經濟行為起到拋磚引玉之用,同時懇盼廣大同仁予以賜教。

 

  一、類似案例的保證情形及處理結果(見附表)

 

\
 

  二、保證合同成立與否之爭和合同效力之爭。

 

  上表可以看出,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擔保,均在借條和欠條原件或復印件上注明了擔保條件,即以債務人田某在該公司的工程款為限。由此,在案件討論時,就保證合同是否成立、合證合同的效力等方面存在不同的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該保證合同成立且有效,應判決某置業公有限司在應付的工程款內承擔連帶責任,即執行時僅限制在應付的工程款。其理由在于,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保證時雖附有條件,但某置業有限公司在借條和欠條原件或復件上以保證人的身份加蓋了公司印章,法律又允許作為有限公司的企業提供擔保,且債權人接受未提出異議,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三條的規定:“第三人單方以書面形式向債權人出具擔保書,債權人接受且未提出異議的,保證合同成立。主合同中雖然沒有保證條款,但是,保證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證人的身份簽字或者蓋章的,保證合同成立。”從而認為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擔保的行為合法有效,進而認定某置業有限公司與債權人的保證合同成立。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擔保時附有的條件,債權人未提出異議,視為債權人同意僅在債務人在債權人處的財產作為保證的財產,也就是說,債權人知曉保證人某置業有限公司只在應付的工程款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根據法律不禁止即為自由的原則,應允許多種形式的存在,不應過多干涉。

 

  第二種觀點認為:該保證合同成立且有效,應判決某置業有限公司承擔連帶責任,所應提供的財產不局限于應付的工程款,即在執行中,可以執行某置業有限公司的一般財產。其理由與第一種觀點大同小異,存在不同的是,既然某置業有限公司主動向債權人為債務人提供擔保,就不應設置限制條件,保證人承擔連帶責任的財產不局限于應付債務人的工程款,而應擴展到保證人自身的一般財產。在審查時,應忽略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保證時附有的條件,判決其承擔連帶責任。

 

  第三種觀點認為:該保證合同可能損害了第三人利益,屬于無效合同,保證人只能依法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理由在于:某置業有限公司無論是借條和欠條的原件上還是在復印上蓋章提供擔保時,均附加了條件,即以應付債務人的財產作為保證的財產,這足以說明擔保人并非真想為債務人提供擔保。完全存在債權人與擔保人串通損害債務人利益的可能(如債權人僅起訴保證人或同時起訴了債務人和保證人而債務人無法到庭時,保證人完全可能承認債權人包括不合理的一切訴求后向債務人追償),故而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應認定該保證合同無效。

 

  第四種觀點認為:該保證合同不成立。理由在于,該保證合同不符合其實質要件,也不符合設立保證擔保的立法初衷。

 

  三、筆者的觀點和理由。

 

  筆者認為,以上四種觀點的價值取向和考慮的側重點不同,均有合理和可取之處。筆者贊同第四種觀點,要想弄清類似的保證合同是否成立或成立后效力如何?應回歸到保證擔保制度設立初衷和合同成立要素上進行探討。

 

  從保證制度設立本意來看。債權債務一但產生,債務人就其一般全部財產(其他債權人享有優先權的財產除外)作總擔保,當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時,債權人可以通過財產保全、起訴、申請執行等一系列法律手段,對債務人的一般財產進行處置,從而使其債權得以實現,這就是所謂的債的一般擔保。然一般擔保存在明顯的弱點,即當在債務人沒有責任財產或責任財產不足的情況下,債權人的債權便全部不能或不能全部實現。為了彌補一般擔保的不足,設立了人的擔保、物的擔保和金錢擔保等特別擔保,具體體現法律制度上,有保證、抵押、留置、質押、定金等形式。保證,就是人的擔保的一種典型,是指在債務人的全部財產之外,又附加第三人的一般財產作為債權實現的總擔保。本文中的幾起案件中,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擔保時,是以應付債務人田某的工程款作擔保,這種情形,明顯不能納入抵押、質押、留置等擔保范疇,但似乎可納入保證的范疇。然保證擔保,是以第三人自身的一般財產作總擔保,當債務人對到期債務不能履行時,債權人可以向債務人和保證人(一般保證)或直接向保證人(連帶保證)主張權利,通過對債務人或保證人的財產使債權得以實現。而本文所及的案件中,某置業有限公司在他人(田某)的財產上設定負擔,以他人的財產作為承擔保證責任時擔保,故此種情形,與保證制度設立的初衷并不相符,失去了保證制度設立的真正本意,不能納入保證范疇進行考量。筆者認為,若類似的情形認定為保證擔保,完全沒有現實意義。因為債權人在田某不履行到期債務時,債權人完全可以通過保全、執行等法律手段對田某在某置業有限公司的財產進行處置,從而實現債權。再者,當田某的其他債權人對其在某置業有限公司的財產通過法律途徑進行處置時,某置業有限公司若以此財產已提供了擔保進行抗辯也得不到支持。

 

  從合同的成立要件來分析,一般而言,一份合同的簽訂,要經過要約邀請(有時需要)、要約、承諾等過程,而要約包括要約人須有訂立合同的意思、要約內容必須具體和確定等要件。保證合同的成立,也需經過這個過程,對于要約人,無論是受邀發出要約,還是主動發出要約,均有發出要約的本意。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保證擔保時,理應知道是為自己的財產設置債務負擔,而其卻是在他人的財產(田遼在某置業有限公司的工程款)上設置負擔,從而可以確定某置業有限公司并非真正為田某提供擔保,也就是說,某置業有限公司并沒有發出要為債務人田某向債權人提供保證擔保的意愿即保證擔保要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三條的規定:“第三人單方以書面形式向債權人出具擔保書,債權人接受且未提出異議的,保證合同成立。主合同中雖然沒有保證條款,但是,保證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證人的身份簽字或者蓋章的,保證合同成立。”該解釋的前提是,第三人需有提供保證的意愿,在此基礎上單方出具擔保書或以保證人身份簽字或蓋章的,保證合同成立。然本文中的幾起案件中,提供保證擔保的第三人某置業有限公司并不愿意在自身的財產上設定債務負擔,根本沒有提供保證擔保的意愿 ,第三人與債權人之間沒有簽訂保證合同的合意,其行為不符合合同成立的基本要件。當然,當保證合同不成立時,就無需探討保證合同的效力問題。

 

  另外,筆者認為,審理類似本文所提及的案件,有兩點應予以考慮。

 

  一是考量債務人、債權人、擔保人之間的關系。從(2016)黔0381民初239號查明的事實以及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保證擔保時間和注明載體來看,某置業有限公司與田某存在債權債務關系,某置業有限公司在原告持有借條和欠條復印件上注明愿意提供擔保,且注明的時間多數是起訴前一日,這確實耐人尋味。由此不難判斷,本文涉及案件債權人與某置業有限公司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不排除二者串通損害債務田某的利益。但由此認定其保證合同無效,存在邏輯混亂,因為審查合同的成立是合同效力審查的前提。為了防止債務人的利益受損,通過認定合同不成立來予以預防,更符合立法精神,也能更好地引導經濟參與者們在經濟交往中規范自己的行為,規避應有的交易風險。

 

  二是債務人對保證人提供擔保的行為否應當知曉?擔保合同盡管是從合同,但也不能否認合同相對性的性質。根據合同的相對性,第三人提供擔保時,法律沒有規定需要得到債務人的認可。本文提及的案件中,某置業有限公司在原告持有的借條和欠條復印件上注明提供保證,而債務人田某對此完全不知情。筆者相信天上不會掉陷餅,實踐中,提供擔保的第三人與債務人應有利害關系,要么有經濟往來,要么或親戚或朋友,且是受債務人之請而提供擔保,故債務人應當知曉。然而本文的幾起案件,債務人田某對某置業有限公司提供保證的行為卻不知情,這有悖常理。這也是筆者在審理類似案件時,認定保證合同不成立的“法外”因素。(陳應琨)

捕鱼来了一月赚上万
江苏时时开奖规则 曾道宝典苹果手机 重庆时时万能大底 重庆时时新版本 湖北福彩快三豹子遗漏 双色球最新500期走势图 北京时时宝典 河南快三走势图彩票网 天津时时提前 开奖结果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走势图案 极速时时什么软件 香港香港财神爷高手论坛 北京快三基本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澳门快三规律